风林小说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城内虽然光线昏暗,但却无人擅自引火照明。众人小心翼翼地踏着满地黑沙,倒也无惊无险地走出了一段不短的距离。

    突然间,后方响起了一阵沉重的机拓声,地上腾起一股黑沙烟尘。众人仓皇扭头,发现一头小而敏捷的怪物竟从一条暗巷里扑将出来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间,距离暗巷最近的几名弟子已被扑倒在地。旋即便有十数个人捉剑上前与那怪物站成一团,倒也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见参与搏杀的都是东仙源弟子,春梧君也不甘示弱。他使了一个眼色,又有十几名云苍以及同盟门派的弟子一拥而上,居然从那几个东仙源弟子手上,将差不多已被制伏的怪物抢了过来,就地正法。

    前因后果,但凡明眼人都能看个一清二楚,只是碍于种种无法言说。唯有余蝶影皮笑肉不笑:“春梧君的手下,果真是出手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余掌门的弟子更是人中龙凤。”

    春梧君依旧是一副温良仁厚的模样。然而话音刚落,只听见四周围的屋顶、院墙以及深巷中,竟陆续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嘶吼声!

    更多的怪物开始现身,原先紧密的阵营很快就被割裂,分别陷入到混战之中。一时间兵刃屠戮之声四起,杀气剑气四散飞腾,震得城内檐角铜铃疯狂鸣响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!”燕英高声道,“不知道城里还有多少这样的怪物,我们站在无遮无碍的大路中央,又制造出这样大的动静,迟早会成为众矢之的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个合适的地方,易守难攻。”李天权也附和他的意见,“我们人数足够,只要把握好节奏、利用地形优势,消灭这些怪物应该不成问题!”

    余蝶影果断命令麾下众人跟随李天权转移,春梧君自然也不会白白消耗自己的势力,于是所有人便不再恋战,一路朝着城中腹地转移。

    不过多时,法宗高大威严的正殿已近在眼前。与城内的其他建筑一样,这里也是门扉紧闭、似乎空无一人。而就在众人以为所谓“易守难攻”之地便是此处时,李天权却又拐了一个弯,匆忙走向西北。

    “大人,前方乃是一片园囿,并不像是易守难攻之地……”春梧君身旁的一名亲信如此悄声说道,“恐其有诈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春梧君的脚步瞬间停滞,同时扭头看向不远处的余蝶影。

    仿佛感应到了他的视线,余蝶影亦扭头回望他一眼。

    春梧君还没来得及品味出这一眼神背后的真意,只听轰的一声,又有几头怪物从附近的高楼之上跃下,朝着他们扑来!

    “快点,所有人,全都跟着我往下走!”前方传来李天权的焦急呐喊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春梧君这才发现前方园囿之中显然爆发过激烈的战事。不仅随处可见法宗中人与怪物的尸首,就连与园囿相邻的小山也遭受过极为不可思议的破坏,裸露出一个巨大的洞穴。

    但这绝不是什么寻常的洞穴——整座城池全都一团漆黑,唯独这本该黑暗的洞穴之中却有光。

    那绝不是火光,甚至也不像照夜珠或者其他中原法宝所发出的亮光。它看上去就像无数只泛着金光的萤虫汇聚在一起,又像无声的烟火,在地下深处静静绽放。

    就在春梧君怔忡之时,余蝶影与她的人大多已经消失在了洞穴中——尽管她果断得令人起疑,可现实总归是现实:如今被留在地面上的,只剩下春梧君与他的随扈。

    怪物依旧在不断群集而来,无论地下是什么状况,至少有一点是显而易见的——留在地面上的人,即将成为所有怪物围攻的目标。

    进入那个可疑的洞穴,似乎已经是唯一的选择。然而直觉却告诉春梧君,对于他个人而言,这却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停下脚步,回过头去,审视着周遭的情况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陷阱——他越来越笃信这一点了。进入这座城池本身就是一个错误。但至少进行到这一步,或许自己还能够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思及至此,春梧君急忙唤住几个亲随,低声叮嘱他们护卫自己左右,开始朝着不引人注目的方向移动。

    周遭激战正酣,无论己方还是那些怪物都没有去在意春梧君的举动。但是,黑暗中却有一个人,早已经默默地将一切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间,春梧君已经计划好了接下去的行动——他准备先离开园囿,再借助附近的建筑物避一避风头。等到时机成熟,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座城池。

    然而还没等他迈出几步,只听头顶一声凤啸突然划破黑空。

    他与身旁护卫同时愕然回头,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竟已站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“春梧。”

    那个白发金眸、亦仙亦魔的男人,声若叹息:“我在等你的解释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跟随着李天权的指引,进入山洞之中,而他们很快就发现了所谓金色亮光的真相——

    那竟然是一片无比巨大的金色树林,光辉灿烂,如同黄金海洋。

    当然,四周围也不再是阴冷的地下洞穴。他们的脚下是遍地碎石的荒芜大地,头顶高处则是漆黑一片的浩淼夜空。天上没有星辰月色,却能够看见巨大的符咒,如斗转星移,时隐时现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不断有人向李天权提出同一个困惑,就连余蝶影也露出了惊愕的表情。

    而燕英与林子晴则手牵着手仰起头来,眼眸中注满了黄金树的光华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上界。”一个声音突然回答了众人的疑问,“是唯有得道成仙之人,才能荣登的所谓极乐世界。”

    纷乱的视线开始朝着金色树林聚焦。

    万众瞩目之下,那个曾令不少人印象深刻的五仙教护法就站在黄金树下。无数璀璨的枝叶与花朵簇拥在他的身旁,至少有那么一瞬间,令他看上去仿若远古神祇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但是每一个人的内心都隐约有些预感——接下来,有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,即将发生。

    练朱弦并没有向着人群走来。只见他抬手,轻轻摩挲着金色的树身,同时低声细语道:“人都来了。现在,说出你的秘密罢。”

    一片死寂的天地间突然起了风。风中还有一阵轻微的噼啪声连绵响起。

    “……快看树上!”

    林子晴为燕英指出了方向。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现,原来那片金色树林的枝叶间,已经缀满了成千上万朵硕大的花苞。微风拂过,所有的花苞竟迅速绽放,厚重的花萼与花瓣摩擦,发出一片奇妙轻响。

    这简直是太过壮观、却又太过诡异的景象了——那些巨大而又繁复的花朵,虽然同气连枝,却呈现出各不相同的姿态。有的六出如雪,有的繁复如菊,又有如牡丹芍药、栀子、水仙者,不一而足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是哪一种花,心中都盛着满满的金蕊。烂漫明亮的,就像是一轮轮微小的日与月,高高低低地悬挂在树上。

    须臾间,金色树林里的所有花朵全都绽放到了极致。又是一阵微风吹起,花瓣扑簌簌地纷纷跌落,金色花粉化为一阵氤氲香雾,朝着目瞪口呆的众人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之间,天地已经化为一片昏沉的金黄。人们慌乱地伸手想要挥开眼前的金色花尘,却冷不丁地发现有些完全陌生的记忆,涌入了他们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那是许许多多的人影,伫立在昏黄金沙之中。

    沙尘逐渐散去,那些人影也慢慢地转过身来,额上明亮的仙籍印与迷茫无助的表情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“……前辈?”

    “掌门?真的是您!”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父?我好想你……”

    来自于中原各个门派的弟子们,高高低低地发出各种惊叹,混杂着久别的思念与重逢的欣喜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欢喜,很快又变成了惶恐。

    故人身影虽然近在眼前,可众人很快就发现,那只不过是一些来自过去的幻影罢了。而从黄金树上源源不绝吹来的花粉,不仅带来了故人幻影,同时也将旧日的场景铺展在了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旧日的上界,显然更符合人们对于“仙界”的想象——仙雾缭绕,青松碧水,玉宇琼楼,鸾鸣鹤舞。一切看上去都是如此清圣非凡。

    然而,发生在这片“仙界”之中的事,却与“清圣”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怀着不同的冀望与抱负,在凡间众人的敬仰与艳羡之中进入上界的新晋仙人们,终于见到了这片“仙界”的旧主人——那些决定谁能够获准“荣登仙界”的古老上仙。

    他们看上去高贵优雅,衣饰鲜丽,浑身上下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犯的强大气场。但他们又是如此“平易近人”,亲自将每一个新晋的上位者带领到无忧树前,又亲手摘下果实,看着那些初来乍到的一无所知之人,一口一口将它吃下。

    这之后所发生的一切,阴谋与掠夺、冤屈与愤怒、谋划与报复……全如潮水一般蜂拥而来,在众人脑海之中炸出一片狰狞血色。

    当这场梦魇终结的时候,每一个恍惚醒来的人都怅然若失,久久无法从巨大的冲击之中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们面前的景物也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高大辉煌的无忧树林,瞬间黯淡了。葳蕤华丽的叶片与花朵,委顿于地,化为一片灰黑烟尘。而那些金色的枝条仿佛抽空了所有的生命力,变成了一丛枯干盘曲的巨大荆棘。

    若再仔细观察,荆棘尖刺之上竟高悬着各式各样的器物——长剑,拂尘,佩玉,荷包……它们全都微微摇晃着,甚至发出极其微弱的亮光,仿佛在倾诉对于凡间不舍的思恋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便在这些遗物之间流连,有人小声嗫嚅着,还有些人甚至垂下泪来。

    而透过这片高悬着遗物的巨大荆棘,众人终于发现了那些失踪的法宗中人——原来他们一直守卫在曾经的无忧大树后,用法阵以及血肉之躯,临时构筑起了一堵坚不可摧的高**墙。

    在法墙之外,那些剥离了浮光幻景的真实黑暗之中,又有许多腥红的、狰狞的、癫狂的眼瞳,正在朝着众人虎视眈眈。

    “各种因果,一如诸位方才所见。”

    练朱弦轻盈一跃,站到无忧树的残躯之上,抬手指向法墙的彼端。

    “那些怪物夺走了你们至信、至亲、至爱之人,也夺走了我教曾经的教主,制造了两百年前的那场惨剧,害死了我教无数的手足弟兄……数千年来,我们一直与鬼魂相斗、与妖怪相争,甚至同为人类也要互相倾轧、拼个你死我活。可这一切又是为什么?我们不惜付出生命为代价去追求的究竟是什么?我们苦苦追求的成仙之道,是一条死路;我们日夜膜拜的得道上仙,是一群怪物……而人鬼妖魅,不过只是被那群怪物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食粮!这样的上界,这样的仙人,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?!”

    说罢,他从腰间抽出软剑在手,转身朝法墙奔去。紧随其后的,自然是李天权与燕英、子晴兄弟二人。

    余下众人虽然依旧鸦雀无声,可目光闪烁之间,已是满满的触动。还有一些人则转向了东仙源的掌门,余蝶影。

    而余蝶影则抬起头来,深深凝视了一眼荆棘上高悬的长剑,然后从自己腰间剑鞘中拔出了与之极为相似的佩剑,直指前方。

    “……应该做个了断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

    苦撑数个时辰的法宗弟子们大多已经濒临极限。他们一个个蜷缩着身体、面露痛苦之色,却依旧恪尽职守、寸步不离。

    突然间,只听一声裂帛之响,其中一人手中所执的引魂幡竟凭空裂做两半,紧接着又蹿起一尺余高的青紫色火焰。阴风吹拂,那火焰竟又开始向着四周蔓延!

    本已不甚牢固的法墙瞬间坍塌了一角,几只蹲守于墙外的怪物顿时一拥而入!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只见一道银亮月色射向近处的一头怪物,从后肩扎入,又从胸前透出。

    紧接着,看似柔软的月光突然改变了形状,化作一道充满了倒刺的长鞭,只轻轻向后一勾,就死死钩住了怪物的身躯。

    而这道月光的掌握者,已如鬼魅一般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练朱弦将手指在剑刃上轻轻一抹,几粒殷红血珠便沿着剑身飞快向前滚落,不消片刻功夫,便渗入到了怪物的伤口之中。

    几乎就在血液融入的同一时刻,怪物一手抓住伤口中的软剑,使劲拉扯,竟是不惜冒着剐肉的剧痛,也要将练朱弦拽到自己身旁!

    可它没能够继续造成任何的威胁——三道身影从练朱弦身后闪出,是燕英与子晴一左一右地冲上前去,而李天权已经执剑在手,一跃而起,直逼怪物面门!

    但最终的致命一击,却来自于怪物自身。

    发生在巨大身躯上的强烈痉挛突如其来,却又早已在练朱弦的预料当中。不过片刻功夫,怪物的身形就已经发生了明显畸变,并不断地从内部迸发出炙热的浆液。

    不过,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法墙已经彻底失守了,法宗弟子们纷纷后退防御。而在他们面前,越来越多的“仙人”正群集起来,散发出狂涛般汹涌的杀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练朱弦听见身后传来了急促纷乱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黄衫的东仙源弟子冲上来了,猿臂轻舒,万千剑花绽放;西仙源的巡守巫女也来了,兰指微翘,魂灯劫火漫天。云苍派的弟子们虽然存有困惑,但是骨血之中秉持的道义之心尚在,此刻便也暂且抛下彷徨,展开剑阵护下许多人。

    还有更多更多的门派,也全都不甘人后、义无反顾地杀将上来,与那些怪物战作一团!

    原本昏黑惨淡的荒凉世界,骤然填满了嘈杂洪大的杀伐之音。妖气、杀气、剑气以及其他各种清浊有别的气息,冲突缠斗着,碰撞出壮丽却又恐怖的死生之光!

    鏖战之中,每一个人都紧张到了极限。任何一点行差踏错都有可能招致无法承受的可怕后果。

    也正因此并没有人觉察到,远在战场后方、山洞的入口处,有一大群已经闯入法宗城内的怪物,陡然杀了一个回马枪,正试图悄无声息地偷袭。

    然而,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半空中只听得一声婉转凤鸣,如同从九天之上俯冲而落。练朱弦立刻挥开了近身的怪物。他循声望去,恰好看见山洞入口处亮起一大片异常瑰丽的火光,夹杂着几头怪物痛苦万状的哀嚎!

    冲天而起的火光还照出了不远处的一片紫黑浓雾,有亮紫色的闪电在雾中游走。突然间浓雾散尽,只见妙玄子立在中央,周围是几具怪物残尸。

    宗主现身,从容压阵——对于本已处于劣势的法宗众人而言,这显然是一种莫大的激励。而凤章君的到来,更无疑鼓舞到了在场的所有人。

    奋力一击解决掉面前的敌手,练朱弦不顾一切地朝凤章君奔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只听凤鸣声声,剑气凌厉而至,为他清扫着路上所有障碍。

    前方,更多的怪物还在蜂拥而至,不过练朱弦毫无惧色。

    只见他手中银光甩动,瞬间撕开了一道突破口,然后足尖轻点,一跃而起,径直朝着凤章君飞去。

    两人相遇的瞬间,金色剑阵飞快张开,蓝紫色的蛊毒烟尘扬起,同时袭向四周怪物。

    无所谓前世因果,不计较未来得失,只要他们并肩携手,在这一刻,他们便是所向披靡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场史无前例的鏖战,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这是一场惨胜——中原的各大门派伤亡惨重,各种残缺不全的遗体与兵器散落遍地,冰凉的空气里弥漫着血腥。

    而当最后一只怪物倒下后,人们陆续停下了动作,却没有任何人发出任何声响,只是略显茫然地继续望向着四方。

    战事的喧嚣已经远去,黑暗与死寂卷土重来。只不过此刻的虚空,已经不再令人胆寒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甩去剑身上残留的血迹,突然放松下来的练朱弦感觉到了一阵疲倦。几乎是条件反射,他将寻求依靠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凤章君。

    白发金瞳的男人虽然也面有疲色,却立刻朝着练朱弦走来,而且每迈出一步,脸上的疲惫就少一些,取而代之的则是平静与温柔。

    及至到了近前,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。凤章君伸手抚摸着练朱弦的脸庞,用拇指替他拭去残留的血渍,然后低头在他额前烙下一吻。

    练朱弦双手扶住凤章君的肩膀,与他以额向抵,然后用力做了一个深呼吸:“终于啊,全都结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或许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说出这句话的同时,凤章君将视线转向右侧。

    那片曾经巨大壮观的忘忧树林,此刻已经化作了一片枯焦的荆棘,树下已被血海所浸泡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

    这或许是凤章君最后一次唤出这个称呼,百般愁绪、无尽伤怀,唯在不言之中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一直想要告诉你。”练朱弦轻声道,“刚才无忧花谢、花粉飘散的时候,我见到无忧子站在树下。他对我微笑,让我帮忙给你带几句话。你现在想听么?”

    这个只需回答“是”与“不是”的问题,却让凤章君踌躇了好一阵,最终轻轻摇了摇头:“还是再等一等罢。”

    正说到这里的时候,两人同时看见,东仙源的掌门余蝶影走到枯树跟前,双手摘下了悬挂在枯枝之上的一柄金色宝剑,抱入怀中。

    即便面对腥风血雨、泰山崩塌也面不改色的女中豪杰,此刻却意外地露出了悲伤柔软的一面。

    在她身后,越来越多的各派菁英开始朝着枯树这边走来,有的踽踽独行、有些则互相搀扶。

    他们从枯死的忘忧树身之上,取下了种种高悬着的信物。有人怅然若失,有人低声啜泣,有的仰天长啸,悲怆之声在空旷的天地之间回荡。

    还有更多、更加平凡的弟子们,他们在莽莽的战场之上,寻找、拖拽着同伴的遗体,呼唤与啜泣声紧贴着漆黑的大地,向着远去飘散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们所希望看见的一切?”

    仿佛是从黑暗之中分离出来似的,妙玄子出现了。这场鏖战似乎并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多少的痕迹。在他身后几步开外,顾烟蓝低头恭顺地跟随着,仿佛外界的一切全都与己无关。

    凤章君依旧望着面前的修罗战场,目光惆怅却并无动摇:“没有将兵燹扩散到人间,这便已是最好的结果。至于仙门欠下的债,自然要由仙门中人来偿还。只希望至此之后,人间再无鼎炉之事,三界众生、轮回平等。”

    他话音刚落,只见黑暗的地平线上突然腾起一片各色的光体,轻盈飘渺地,缓缓朝着这边飞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是之前灌注进石人体内的魂魄。”妙玄子说道,“使命结束了,它们也重获自由。”

    倏忽间,那些光体已经飞到了近前。紧接着,战场上的那些遗骸、甚至于枯萎的无忧树身也开始逸出同样五光十色的魂火。

    它们如同浮沉在浩海深海之中的水母一般,在天地之间轻盈地飞舞着,

    四周顿时安静下来,每一个人都抬起头,睁大了眼睛去看这无比奇妙、瑰丽的告别场面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练朱弦回想起了曾经在未央塔心中见到的混沌世界。

    慢慢地,魂火逐渐散尽,消失在了与人间相接的洞口处。而重新黯淡下来的战场之上,却又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——

    那是无数银白色的执念之花,绵延无尽地绽放在了原本贫瘠的大地之上,如同一场突如其来的厚雪,包含着思念、不舍与未尽的遗憾。

    久久地凝视着这片花海之后,凤章君终于动了动嘴唇,问妙玄子:“你……之后有什么打算。”

    妙玄子显然早已思考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祖庭已废,法宗也没有了留在世间的必要……不过,看起来本座已经找到了开宗立派的最佳之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将目光投向面前这片了无边际的、蒙昧的黑暗大地。

    “还记得大战之前,我们在石椁旁边谈过的话么?同类相残、死生互害——如今我们虽然除去了相残同类的罪魁祸首,但只要活人与死人继续杂处,阴阳相斥,互害之事便不会断绝。而死者,或许也应当拥有与生者同样的一方天地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准备在这里重新建造一座未央城?”练朱弦已经听出了妙玄子的言下之意,“既然要容纳普天之下的亡魂,那就必定需要一个比未央城更大的天地,或许这里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五仙教的护法,一点就通。”妙玄子冲他点头,又反问:“听你之前的言语,似乎对此也颇有些兴趣,不知否则愿意辅佐本座。”

    突然接到邀请,练朱弦略有惊讶,但还是婉言道:“多谢宗主美意,不过我与凤章君,已有一些其他打算。”

    鲜少过问他人私事的妙玄子却挑了挑眉:“喔?不妨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练朱弦与凤章君相视了一眼。这次居然是凤章君按捺不住,主动开口道:“此番风波虽然平息,可春梧君的同党依旧在中原各处流窜,若不及时清缴,只怕死活复燃,更难应对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微一停顿,再将目光投向练朱弦,是无需多言的缱绻。

    “如果一切得以平息……那么依照我俩之前的约定,何去何从,一切全听阿蜒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说的,我可有人证了。”练朱弦轻声感叹道,“天下之大,我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呢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

    《我为仙君种情蛊》的故事,今日引来大结局!感谢大家这几个月的支持与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我写的最费劲的古耽文了,主要费劲在梳理众多的人物关系、计谋与情感纠葛。故事里有很多双重性格或者别扭的人,所以有时候烦恼还要x2.哈哈哈。

    大家还记得这个故事里一共出场了多少有名有姓的人物吗?还记得他们的故事吗?哪一个故事对你来说影响最为深刻呢?

    对于我来说,每一个角色的很珍贵。不过我最喜欢的是凤章君与练朱弦的豁达——过去之事归于过去,只要今生不负彼此就好。恋人之间能够彼此依靠、彼此扶持,又能够抛却不必要的纠结,相信他们一定会成为江湖中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。

    最可爱的角色应该是阿英和阿晴。阿晴性格狡狯而带着几分媚意,阿英虽然活泼胡闹但关键时刻又十分可靠。他们这对狐狸兄弟也将成为拉进五仙谷与中原修真界的动力吧。

    妙玄子这个角色其实非常有个人魅力,其实这整个故事的开端,就是妙玄子的个人小传。而在他的小传里,顾烟蓝原本是他的二徒弟,手眼通天,替妙玄子打理一切,但是却嫉妒心极强,不容许师父的眼里有别的弟子。不过在本故事中,顾烟蓝显然已经看开不少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有小传但是没说的人,是何梨师。他原本是瀚海绿洲中一家青楼的清倌。暗中帮助过许多的青楼女子逃离沙漠。他暗中爱慕意如宫的现任宫主,但是宫主却认为他是青楼中人而存有偏见。不久之后,何梨师为了帮助一名卖到青楼来的女子逃离时,被青楼龟奴抓住,打了半死而不屈服。被装进棺材里准备送往沙漠石城活埋。就在这个时候,当时还是意如宫大师兄的仙人宫主经过青楼所在的街道。与棺木擦肩而过,却不知棺中是奄奄一息的何梨师……

    再说说女性角色吧,东仙源掌门余蝶影的丈夫早年登仙而去,留下她一人独自坚守着东仙源。如今一战,她丈夫的兵器高悬在忘忧树上,很难想象她当时会是一种什么心情。

    再说一说反派

    春梧君或许会觉得郁闷吧——如果一切按照之前的计划,让云华仙尊和凤章君相继登仙而去,不仅云苍声望更上一层楼,他也能够顺利成为云苍掌门,然后他一定会竭尽全力做个合格的掌门。到了那个时候,一个恶贯满盈的“好掌门”,究竟应该怎么看待呢?

    怀远和商无庸如果是微信好友的话,他们肯定会一起鄙视李如海的。然后商无庸应该还是偷偷鄙视怀远吧。然后商无庸又被全东仙源的弟子鄙视……

    其实这个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小细节和花絮。明天是中秋节,我会送上一个中秋番外给大家,讲述的是决战之后半个月,中秋节当晚的情况。如果反响好的的话,以后还会给出一些小段子、小秘密唷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最后的最后,感谢大家支持这篇文章。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的新文!!!爱你们,muamua飞吻

章节目录

我为仙君种情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罪化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罪化并收藏我为仙君种情蛊。

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