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林小说,全本免费小说

    婧妍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回到家,婧妍把方石拿出,琥珀色的表面光滑异常,内含纹絮不乱的条理,竟有股让人堕落的魔力,让婧妍把头伸向它。

    方石显出干尸的脸颊,它贪婪地盯着她的双瞳,感受到体内滚滚鲜艳的热血,它张开嘴,想要吸干她。

    客厅的挂钟再次吟唱神曲,婧妍的脑海漫现董岚的警告,“小心别中计,”又冲着干尸发怒,“真是个下贱货,给你机会你不知回报,休怪本神将你烟消云散。”

    干尸惊恐地隐入方石,婧妍握石的掌心好热,滚滚泉流从方石流出,顺着粗壮的动脉涌进心房。

    方石发出惊吼,越来越多的裂缝出现在石体上,随即变成了一块黑炭。

    婧妍如梦苏醒,她迷迷糊糊中听见有人在对她说话,好似让她小心某个人。

    是谁呢?后面那个人的名字被人打了马赛克,含糊不清楚,耳边董岚在安慰她,“没事吧?那死东西竟敢伤害你,我是不可能饶恕它的。”

    婧妍回神,低声轻吟,“没事,就是……”她看着漂亮的小石子变成黑炭,稍稍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屋里摆出七星阵法,两颗闪闪发亮的星星坠入夜空,屋里的灵气瞬间大减,挂钟继续唱着歌谣,四周的神力骤然腾升。

    婧妍起身,把黑炭丢入垃圾桶中,想着不能远行,不如回公司报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她低头看手表上的时间,已经快5点,再不跟老板说明情况,怕是要被炒鱿鱼。

    她赶紧抓起挎包,匆忙换上鞋子,又把门锁上。

    这次又遇见保安李叔,她依然对着他含笑打招呼,李叔从以前的惊讶变为平淡,可能是想通了吧,也对着婧妍挥手,“婧妍小妹上哪儿去?”

    婧妍萌萌哒,“去上班呀。”

    李叔变得更加惊恐,“你们不是快下班了吗?怎么会?”

    婧妍感觉自己的话说得唐突,三言两语的解释,“是这样的,我已经有很多天没去公司,准备今天给老板解释。”

    李叔更加云里雾里,“婧妍小妹,你被辞退了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辞退?”婧妍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叔很肯定地告诉她,“对呀,君臣没有告诉你嘛?就是你煤气中毒进医那几日,你们公司派人过来通知你,当时你不在。”

    婧妍顿时感到天昏地暗,好半会回不过神,李叔叹息,“估计怕你连累到他们,所以先发制人,先把你给炒咯。”

    婧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屋的,她脑子一片混乱,坐在沙发上,也依然双目空洞。

    没有了工作,难不成让君臣承担两人的开支?

    临近傍晚,君臣带来她喜欢吃的醉蟹,敲了好半天的门,婧妍才起身打开。

    她撞见他急满细汗的额头,没有关心,也没有任何表情,只是丢下一句,“你来了?”然后又回到沙发上继续发呆。

    君臣瞧见屋内昏暗,伸手打开吊灯,把吃的放在桌上,想逗她开心,“猜猜我带来什么?”

    婧妍漠视地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君臣见她脸色不好看,着急上火,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身体不舒服?有没有吃药?”

    婧妍转动眼眸,没有绝望,也没有伤心大怒,反而心情静如深夜,寥寥无声,她知道君臣关心她,所以她对他隐瞒她被请辞的事,没有怨恨,反而由衷的感激,“我已经不喜欢吃醉蟹了,下次带些蔬菜过来,我亲自下厨。”

    君臣不明了她话里的含义,也是和笑地说,“就几百块钱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就几百块钱,轮到以前,她不会心痛,可如今她没有工作,她哪能天天吃得起这样的食物。何况还有这个月的房租,马上就要交租了,她上哪儿去弄钱,她觉得自己不能事事靠别人,所以她不想再麻烦君臣了。

    她忍着泪,强颜欢笑,“哦,是这样的,我打算出去旅游散散心,不过你别担心,有董岚陪着我。”

    君臣被她的话吓到,隐约觉得不安和不甘,偏偏不敢挡着她的面发作,只得忍着,挑起蟹黄送到她的唇边,“去哪里游玩?”

    婧妍乖乖吃下,劝他别担心,“董岚约了旅行社,带我去澳洲玩几日,很快就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君臣放缓神色,脸上带着灿烂的笑,“那记得注意身体,多吃多睡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她再次乖巧地点头。

    君臣含笑又给她弄下醉香的蟹黄,她也不再客气,张口接住。

    吃完晚餐,两人又聊了会天,君臣让她回来后通知他,他想让她回家乡去见父母。

    婧妍满满甜蜜。

    晚上9点时分,君臣起身离开,婧妍把他送到楼下,准备回去,在楼道口碰见李叔,只不过他背对着她,有气无力地爬着梯子。

    婧妍心疼得想上前搀和,可胸前的天使神像突然变得好沉,婧妍没有防备地低身,见到一双滴满鲜血的眼珠向四周扫过,把她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胸前的巨重瞬时舒缓,婧妍挺起腰,脑海里冒出两个字,闹鬼,这座看似平凡的小楼居然闹鬼,而且还是渗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她小心踏出步,悄无声息跟在李叔的身后,眼珠警戒地看向周围,婧妍不敢离得太近。

    地上有好多血,空气中有刺鼻的气味,婧妍喘不上气,她的神经发出电流,让她立即停止害人的好奇,还是回屋当作没有发生算了。

    可她放心不下李叔,脚下的血液汇成红色的河流,腥臭,反胃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婧妍进退两难,她觉得回屋给董岚打电话,让她想想办法。

    董岚在睡美容觉,本来最近心情烦躁的她不想接听的,可来电提醒是婧妍,谁叫她和她是闺蜜,按下键钮懒懒地喊声喂,怎么还不睡觉?

    婧妍真是被她气得半死,说好设法打开妖门,夺回心房的,她居然敢若无其事的语气,对着她说话。

    她不想跟她计较,只是着急地问她,“有没有时间?我这边又出事了,你快过来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董岚打了个哈欠,话如依旧,“等我十分钟化个妆,马上以超人的速度赶过来,”说完,把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婧妍不安地坐在沙发上,心急如焚,回忆那片脓臭的血海,让她胃部好不舒服,她现在担心李叔,他会不会遭遇不测。

    董岚准时十分钟到达她的家门,抬手准备去敲,婧妍心有灵犀般拉开大门,倒是把董岚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婧妍没时间跟她废话,让她随着她去看,当两人走到楼道口时,那里早已干干净净,一尘不染,别说血海,就连一个鬼影也没有。

    董岚像看好戏地盯着她,婧妍面红耳赤,偏偏又无法争辩,稀薄的空气降到冰点,尴尬至极。

    董岚不放心地四处查看,也无任何动静,无奈地耸耸肩,告诉婧妍,“大晚上不准我睡觉,请我喝杯咖啡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婧妍羞红双颊,也只得按照董岚的意思,两人回到屋内。

    婧妍依旧歉意浓浓,僵硬去厨房烧水,又现磨咖啡豆,趁空隙之际,董岚走进来同她说会话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查看过,你的这栋楼被人下了咒,幸亏你平安无事。”

    婧妍再次提心吊胆,问她是谁干的?

    董岚也不知晓,耸耸肩,“妖咒貌似是被刚刚施展的,那人离开时应该不足一个小时,至于施咒者的目的,怕是跟你有关。”

章节目录

我本魔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风林小说网只为原作者蓦心清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蓦心清雅并收藏我本魔心。

顶部